• Category
      No categories were found that matched your criteria.
      • Manufacturer
        No manufacturers were found that matched your criteria.
      • Products
        No products were found that matched your criteria.
          • search.blog
            No blog posts were found that matched your criteria.
          Blog Filters
          Picture for blog post 疫情中后期的四类五种心理干预方法

          疫情中后期的四类五种心理干预方法

          心理咨询/治疗的发展历程

          心理治疗起源于欧洲,从精神病学中发展出来。欧洲的心理治疗有一个久远的过去,但有一个相对短暂的正式历史。

          可以说,自从人类发现自己的某些成员有精神/心理障碍,我们人类就开始试图“治疗”他们。由于人类认知世界的“局限性”和“相对性”,我们对心理障碍的治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障碍原因的解释。

          在人类历史上,我们对异常心理现象的解释大致有三个方向:

          一是超自然的解释;

          二是自然的解释,从物理或身体方面解释异常行为;

          三是精神/心理学的解释。

          有什么样的认知和念头,就有什么样的行为和取舍。有什么样的解释,就有什么样的应对办法。历史以来,我们对心理障碍的治疗大致有三个取向:驱魔术对应于魔鬼附体;物理方法对应于身体原因,如开颅术、电疗法、麦斯麦通磁术等;而以语言、心理练习等方法为主导的开导、劝慰、自我疗愈等方法,则对应于心理的原因。

          精神和心理治疗的方式方法

          起源于西方的现代科学,最早从两个方向对心理治疗的标准进行了规定:一是在理论上,将心理障碍看成与身体疾病不同的东西,其致病原因主要不是身体的或超自然的因素,而是心理因素;二是在治疗的策略和方法上是心理学的,而不是医学(对应于生物医学)的或巫术的。随着现代精神/心理科学的发展,现在精神疾病也已纳入医学范畴,心理治疗也从20世纪早期奥地利精神病医师、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将催眠术运用于临床开始,一百年来心理咨询和治疗在西方国家变得非常普遍和普及,总体来讲,现在对精神/心理的干预大约可以归结为以下四类五种治疗模式。

          一是化学疗法,即药物治疗。强大的化学药物已被发现对身体或心理疾病有效。比如治疗抗抑郁的药物舍曲林、百忧解,抗精神病药如丙嗪、氯氮平,镇定剂如安定或巴比妥盐,振奋剂如利他林、安非他命等。

          二是物理治疗。直接对身体进行干预,如电痉挛治疗、被滥用于青少年网络成瘾引起广泛争议的电击疗法,或更罕见的大脑手术等。

          三是社会干预。为了改善病人的社会状态或关系,由社区/医院的精神科护士协助每天进行群体性或个案的辅助干预。

          四是心理咨询/治疗。以上三种主要给判定为“精神障碍”以及“重大心理疾病”患者的干预方法,有时候会有一定的强制性。对于心理和情绪困扰没有那么严重、但仍给人带来很大的生活和社会交往困难的人,则主要以心理治疗或心理咨询的方式,进行有针对性的心理干预,和前面物质化的化学药物疗法不一样的,它是非物质的、是针对心智的治疗。

          心理治疗可以帮助病人/来访者,及他们的亲人,了解和应对一些痛苦的感受,以及伴随的一些严重心理疾病的冲动行为或者过度的退缩行为,这种帮助人生活更健康更幸福的治疗模式,自面世以来已深刻影响了100年的世界文明。过去中国人对心理问题总有“病耻”感,回避谈论,随着近年中国因心理疾病引起的重大恶性社会事件(如马加爵弑室友事件、女子殴打司机致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河事件、各地多次出现的中小学和大学生坠楼自杀事件等),特别是2020年春节以来,肆虐神州大地的新冠疫情,“心理健康”开始成为上至党和国家,下至黎民百姓,都逐渐获得正视和重视,因为现在随着疫情时间的延长,隔离、封闭、阻断一切社会活动……天天在手机上刷着令人心惊肉跳的传染者、死亡者数字的普通居民,不少人出现了心悸、抑郁、焦虑、恐慌、饮食问题、睡眠障碍等心身和情绪问题。

          “个案”+“团体”,治疗效果好

          从张博士大年初一开始的“微心战疫”心理援助、接受广州君悦精神卫生诊所派谴参加广东省心理卫生协会联合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精神(心理)科的心理援助热线公益活动、以及张博士在线心理个案咨询等渠道收到的信息来看,目前确实有一些人出现了“疫情”心理应急状况,“疫情”应急和原来就有的心理人格障碍叠加影响下,估计疫情结束后不少人群都可能面临需要心理重建、心理减压等的帮助。

          从我们过去的经验来看,以系统、团体和家庭治疗的模式,结合个案咨询和治疗,确实能非常有效地帮助到失去心理功能的情绪困扰者。因为与药物、电痉挛治疗等“强迫”性的外来干预不同,团体心理治疗通常是“正向的且有效的”,它让参加者感觉自己“是被聆听的、是有价值的人,而不是一个被视为疾病或有一个不好头脑的人”。

          张博士自己在心理咨询实践中也发现:如果一个人被视为一个“人”被平等对待,他们的生活和人格特质受到了审慎的关怀,这个人一直被隐藏的痛苦就有可能得到消除——我在临床咨询上以正念为主取向的多元化心理干预,在纾解痛苦的心理和无法管理的压力与情绪方面,效果显著。可能是起源于东方禅修的“正念”疗法,强调“有意识、非评判”,注重“接纳”和“同情”,这对于从小“被管制被教育”长大的许多中国人而言,能完全自主地决定心理练习,学习从头脑转移到纯粹“体认”的觉知自我,确实是一个很好的心灵解放的办法。我在临床实践中也发现,把“个案咨询”与“团体治疗”相结合,效果就更明显,疗程也缩短了。

          Leave your comment

          back to top
          Filters